山东金乡县疯狂大蒜期货交易真相调查

发布日期:2008-4-28 12:05:00

  李军在看到《华夏时报》记者采写的《期货庄家打压价格手段凶狠 国内蒜商抱团自救曙光初现》一文后,多次与记者通过短信联系。在确认记者不会暴露他的身份后,终于同意与记者见面。

  “千万不要对外透露我的身份。”4月22日晚10点左右,李军(化名)赶到本报记者入住的宾馆时首先说。

  李军是一家银行的信贷员。“不规范的大蒜期货市场正在给中国大蒜之乡的蒜农带来灾难。”李军边说边拿出厚厚的一沓材料。“你看,不仅大部分参与炒蒜的企业和个人血本无归,也让这个县成为当地银行坏账比例全国最高的地区之一。”

  暴利吸引储蒜商拥入

  中国大蒜看山东,山东大蒜看金乡。资料显示,目前这个县80万亩耕地中,常年种植大蒜的就有70万亩,是名副其实的“中国蒜都”。金乡县委宣传部对外的一份宣传稿称:“金乡每年可经销本县及周边地区大蒜260多万吨,已成为名副其实的”买全国、卖世界“的大蒜集散地和价格形成中心。”

  大蒜一度让金乡扬眉吐气

  一位当地的大蒜储存商对记者说:“2004年和2005年,随着市场需求的增加,大蒜价格一直处于增长的态势。2006年3月,山东保鲜大蒜达到最高峰,每斤批发价达到4.2元,而收购价仅为1元钱,储蒜商一下子就获得了4倍的利润。”

  暴利刺激了很多人投入到这个行业里来。上述储蒜商告诉记者,2007年上半年,金乡及周边地区汇集了从东北、浙江、河南等地蜂拥而至的新手收购商,金乡当地也在疯狂扩建用于储存大蒜的冷库。这一地区原本只有1000多洞冷库,但在2006年底至2007年间就增加到了1400余洞,这多出来的部分冷库就成为新手的储藏基地。

  2007年的新蒜上市之后,新手为了多囤积大蒜,花了几十亿的资金疯狂地收购,价格开始走高。受此影响,老手也发力囤货。但是等他们手中的钱都花完了,才发现市场上还有大量的大蒜无人问津。

  “更为严重的是,大约70%的贩蒜农民均为新手,他们在大蒜市价变化过程中,心理承受能力和素质不够,给了大蒜市场上的‘经纪人’推波助澜的机会。”李军认为,买空金乡大蒜的“经纪人”,通过寿光电子市场和当地市场虚实相间的谣言传布,使得金乡蒜价在全国CPI居高不下的涨幅中,一落千丈。

  疯狂的“炒蒜”队伍

  李军告诉记者,2007年的金乡大蒜市场上,最负盛名的是“四大蒜王”,仅此四人储存的大蒜就有数万吨。这使得他们可以把控大蒜的价格走势,造就了去年大蒜市场的辉煌,而众多中小散户也跟着赚得盆满钵溢。

  暴利吸引了一大批“炒蒜”者。李军说,最热闹的时候,大凡手里有点资金的人都加入到“炒蒜”的队伍中。

  据李军掌握的情况,很多银行的信贷员在违规为“炒蒜”者提供贷款支持的同时,自己也开始贷款进入了“炒蒜”的队伍。
“有些单位的一把手也开始挪用公款‘炒蒜’,结果被审查。”李军说。

  今年,四大蒜王中仍然有人在大蒜市场上呼风唤雨,不过却是在空头市场。

  “这些做空的巨头资金雄厚,在市场上有很大影响力,经常是一呼百应。”李军拿出复印的十几份电子交易市场交易单据说,他们在电子交易市场做空之后,在现货市场上以低于市场的价格出售大蒜,造成大蒜价格要下跌的假象,在市场上形成恐慌心理,最终使现货市场在进入今年3月后崩盘。

  来电子市场“玩”的人,很少是为了现货交割。市场每个月的现货交割也没有不出问题的;因为盘子小,庄家很容易操控市场。“李军说,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很多“炒蒜”者亏得血本无归。

  李军提供的资料显示,目前金乡大蒜企业已经至少给当地银行带来了1亿元的不良贷款。记者就此致电中国农业发展银行济宁市分行办公室刘主任求证,刘先是以工作忙为由拒绝接受采访。当记者提出想根据有关企业提供的贷款手续求证时,他表示“既然你已经得到了证据,何必再向我们求证”后,即挂断了电话。

  而金乡县四大龙头之一的东运集团董事长韩允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银行已经将大蒜行业列为高风险行业,不再提供任何贷款。”

  不规范的电子交易市场

  欲哭无泪的储蒜商们把矛头指向了不规范的电子交易市场。

  在2005年之前,大蒜的销售,不管是内销还是出口,均是以现货交割的方式完成买卖。2005年,大蒜网上远期订单交易系统开始运行,开始使大蒜成为了一种“准期货”性质的商品。

  除了被当地储蒜商称为“老虎机”的寿光蔬菜电子交易市场外,金乡当地也建起了四处电子交易市场。金乡县委宣传部对外的一份资料称:“为有效解决传统市场信息滞后、交易环节运转缓慢、流通成本居高不下等一系列难题,2007年3月24日,由国家进行资金扶持,金乡东运集团、宏昌公司、宏泰公司、三阳公司等民营企业出资建设的金乡大蒜电子交易市场正式运营。”

  一直关注着大蒜行业的李军告诉记者,大蒜期货法定名称是“大宗商品电子交易网站”,其业务交易方式和正式期货没有任何差别。按照单个期货交易所数量和集中程度可算是“世界期货之最”。当地大蒜交易网站多达4家,还有1家青岛大蒜交易网站正在筹备,据说准备在2008年5月1日开业,而当地期货街头网点更是多如牛毛。

  业内人士认为,与大豆、玉米、天胶、豆粕等期货商品相比,大蒜这种“准期货”有一个天然的不足,后者是以“订单农业平台”的名义获得审批,而没有金融监管部门的“期货平台”资格。这就意味着,大蒜远期交易不会像真正的期货交易那样受到证监会的严格监管,几乎是在监管真空里从事准金融业务。

  “实际情况是,大蒜远期交易虽然也有交纳保证金、佣金等环节,但收取方仅仅是一般的贸易商,而缺少第三方托管等约束。”上述人士认为,在目前监管失灵的情况下,大蒜远期交易作为“准期货”,商品属性、金融属性略显不足,而博弈属性太突出,形成了过多的投机色彩,其期货应该具备的价格发现功能容易被人为地操纵和扭曲。

  李军最后告诉记者:“应该暂停推进大蒜、生姜、干辣椒等农产品(26.28,0.27,1.04%)的远期交易模式,而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供求、产量等真实信息的及时披露上,使市场在透明、稳定的轨道上运行,防止这些农产品价格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使最上游的农民成为最后的埋单者。”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www.dazhihui.net.cn 大智慧证劵资讯网
备案中